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65363526rmzk001@163.com
首页 > 财经参考 > 正文

六省一市养活全国?纯属忽悠

李丽辉    2017-09-20 17:12:09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最近,有一篇叫做“中国财政真相”文章火了,里面的“奇葩”观点吸引了很多眼球。

它的主要观点,是把每个省和计划单列市比作一家公司,它通过辖区内的经济活动赚取财政收入,同时要应付各种各样的开支。如果A省开支超过收入则需要中央财政来调节,让富有的B省来补亏空,这就是所谓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

在这样的观点下,文章得出了一连串结论:从全国各省财政来看,东北片区毫无悬念亏亏亏,华北片区经济转型开始亏,西北片区老少边穷要大补,中部六省崛起过程要烧钱,六省一市努力赚钱养国家。

这些结论一出来,可真够颠覆三观的。好多人看了都不淡定了:“让作者这么一说,全国就没什么好地方了,到处都是亏亏亏,中国经济到底行不行啊?”“六省一市养活全国,这是真的吗?我们这些省外人被‘包养’,自己怎么不知道?”

麻辣姐一周前也看到了此文,读完之后竟然感到无从“下嘴”。因为作者从一开始假定到最后的结论,跟“真相”完全不挨边!也有不少围观群众不解:把这么多财政数据进行收集分析,外行也做不到吧,结论怎么会不可信呢?

带着疑问,麻辣姐网上搜了一下,文章最早的“原型”,是民生证券研究院一份研究报告,人家的题目是《2016年地区财政状况变化一览》,财政数据都出自这里。现在这篇所谓“真相”,是加了主观臆断的“三手货”,离真相确实越来越远了。

那么,六省一市赚钱养全国,这个说法靠不靠谱?中国的财政体制究竟是怎样的?中央转移支付,是不是A省超支了,让富有的B省来补?麻辣财经采访了有关专家。

中国的财政体制,不是“各省挣钱各省花”

“作者把各省比作公司,把财政收入比做盈利,这个假定本身就是错的。”中国财政科学院副院长白景明说,这是对中国财政体制不了解,而导致对政府资金使用的误解。

白景明介绍,从财政体制来看,各省就不是独立的公司,财政收支也不是自负盈亏,更不是“各省赚钱各省花”。因为中国的国土面积很大,资源禀赋各不相同,区域经济发展也不平衡。如果像作者说的各省自负盈亏,自己挣钱自己花,那就只能导致一个结果:贫富差距拉大!“如果只是自己顾自己,那有的省份就会富得流油,有的省份可能孩子上学都成问题,怎么能体现社会公平正义?”

所以,在财政收入划分上,我国分为中央财政收入和地方财政收入。中央财政收入并不是都花在了中央本级,而是将一部分收入“转移”到地方政府,来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换句话说,就是在各地经济发展不均衡的情况下,让各地老百姓享受到公共服务大致一样,包括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养老等。“中央的转移支付,不是哪个省花亏了补给哪个省,而是对全国起到托底作用,让老百姓有基本的社会保障。”

按说,中央财政的钱这样安排,应该挺好理解的,不会有什么歧义。可是,到了这篇文章里就变成了“东北告急、华北告急”,25省财政收入亏空,甚至说“山东省经济发展不平衡,临沂革命老区的包袱太重了。”这话让人心里别扭,把别人都看成累赘,光想着自己过好日子有意思吗?

“中国的财政体制,就是要打破各自为政,通过转移支付来实现全国的支付均衡,这样国家才能长治久安。这跟A省超支、B省来补亏空,完全是两码事。”白景明表示。

文中还提到由于各省“亏亏亏”,转移支付也不够用了,解决之道是爱国公民买国债。借债是不是因为财政“亏空”,这个麻辣姐不想多解释了。如果有人认为是,那麻辣姐想说,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借债,而且借得都比咱多,那是不是说它们的“亏空”比咱大?照这个推理,那世界上的强国都外强中干、成纸糊的了。

当然,一个国家负债过多肯定不好,容易出“欧债危机”那样的风险。但把借债当成亏空也有点牵强,现在很多家庭买房买车都会贷款,你能说这是日子过得不好拉了亏空吗?

各省的财政收入,也并非完全来自“本土”贡献

对于文章提到的“中国财政的真相”,很多网友也并不买账。

“如果嫌自己亏了的话,以后别把你们那块产品卖到我们这里来。你真的以为6省一市产品,可以不需要国内的市场了?”“大多数老百姓都是自食其力,不是靠政府养活的,怎么能说六省一市养全国呢?” 一些网友留言道。

“全国是统一的大市场,税收与税源存在背离的情况。也就是说,各省的税收收入,并非完全来自各省的市场。”白景明解释说,比如,人们常说的“总部经济”,总部设在哪个省,大部分税收就归哪个省。但实际上,这些税收收入都是设在外省分公司上缴的,现在让总部所在地拿走了,到底是谁养了谁很难说清楚。

这就像证券印花税,证券交易所虽然设在沪深两地,但是税是全国股民的贡献。作为共享税中央享97%、地方享3%,总不能说这97%的税收是沪深两地上缴,用来养25省的吧?即便是3%的部分,也是全国股民的血汗钱,留在沪深两地算是谁养谁呢?

“单从学术研究来说,怎样看中央与地方的财政关系,这篇文章提供了一个新视角。”上海财经大学胡怡建认为,学术探讨一家之言见仁见智,都是可以理解的,但具体到我国的财政体制,有些内容确实与实际情况“对不上号”。

比如,我国的税务机构是分为国税、地税的,但税收收入却是按中央税、地方税、共享税来划分的。而且,财政收入里不仅有税收,还包括非税收入,比如土地出让收入,往往占到地方财政收入的很大一块。文章引用的数据并没有涵盖这部分,匆匆下结论可能不够严谨。

“一般来说,各地区之间财政收支不平衡是存在的,通过转移支付来进行再平衡,也是全世界共同的做法。”胡怡建认为,在现行财政体制下,国家是一个整体,各省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个“相对独立的核算体”。任何一个省的财政支出,不是想花多少花多少,都是按照人大批准的预算来的;发行多少国债和地方债,也不是拍脑袋决定的,都是有法律程序受到严格控制的。

 

 

相关热词搜索:一市 全国

上一篇:M2增速创新低,释放了啥信号
下一篇:“金砖”合作处关键节点,爱拼才会赢!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周刊微信、微博精选

人民周刊微信公众号

人民周刊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