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65363526rmzk001@163.com
首页 > 国家公园 > 正文

在三江源,谁来为雪豹“肇事”买单

2018-10-23 13:35:47    光明网

雪豹,位于高山生态系统食物链顶端,被誉为“雪山上的精灵”。我国青海省三江源地区现存雪豹数量超过1000只,是世界雪豹连片分布最集中的区域之一。

 

604050293343907869

青海省囊谦县风光(徐谭摄)

 

日前,记者从青海省西宁野生动物园雪豹繁育基地了解到,经过治疗、恢复和野外生存测试三个阶段,玉树州囊谦县救助的雪豹“凌霜公主”现暂居非参观区域内两间砖房,拥有800平方米带山坡和假山树木的活动场,状态良好。

时间拨回到去年10月16日,囊谦县两名牧民发现一只瘫痪雪豹的消息在网上传开。雪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怎么受伤的,伤情如何?一连串疑问仿佛层层涟漪,涌向位于海拔4000米的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腹地。

经过初步救治,12天后,这只雪豹被转入西宁野生动物园。当晚,西宁野生动物园副园长齐新章开通了微博话题#雪豹救护#,每天发布雪豹治疗恢复情况,经过短短两个多月,该话题阅读量就超过了1亿。这只雪豹被网友亲切地称为“凌霜公主”。

近年来,诸如雪豹出现在城镇周边与人遭遇,雪豹闯入牧民家中咬死牲畜等新闻报道,在三江源地区并不鲜见。

 

35951659811094736

雪豹与人类城镇“同框”,图为布设在三江源地区红外相机拍摄到的雪豹画面。(山水自然保护中心提供)

 

“保护雪豹实际上也是在保护雪豹栖息地。”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总工程师张德海说。由于雪豹栖息地与多条大河发源地高度重合,保护雪豹这一高山生态系统的关键物种,关乎我国数亿人的饮水安全。

据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吕植介绍,由于此前雪豹种群数量及分布地等精确数据难以获取,决策参考依据不足,目前在三江源地区,大部分雪豹仍生活在保护区和国家公园试点范围之外。“当地百姓如何与雪豹和谐共处,某种程度上决定了雪豹的未来。”

“随着气候变暖,雪线和林线上移,雪豹面临栖息地缩小和破碎化的危机。随之而来的放牧等人类活动又加剧干扰了雪豹及其他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增加了野生动物与人遭遇的可能性。”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连新明告诉记者。

“尽管雪豹吃牛、狗熊扒房事件时有发生,但由于藏族有不杀生的文化传统,所以该地区野生动物保护的主要工作不是打击盗猎,而是维护牧民保护积极性。”齐新章说。“具体而言,一是减损,二是获益。”

为了减轻野生动物对牧民生命财产安全造成的损失,“应建立有效的补偿机制,在文化容忍以外,增加牧民应对野生动物肇事案件的经济承受力。”吕植说。

2012年,青海省颁布施行《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造成人身财产损失补偿办法实施细则》,确保当地居民因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造成人身财产损失时享有依法取得补偿的权利。以囊谦县为例,森林公安局目前已累计办理800多起补偿事件,三年来累计发放补偿款157万元。

张德海认为,近年来设置的公益管护岗位可以增加牧民参与生态保护工作的积极性并从中获益。目前,在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区域内,公益管护岗位覆盖面已经由2017年贫困户每户一名扩大至区域内“一户一岗”。经过培训的牧民转换为管护员,每人每月补助1800元,全年21600元。

“把群众变成保护者,这在三江源地区已经实现。”据吕植介绍,部分地区正在尝试开发生态旅游项目,以生态观察、生态体验的方式组织游客,增加牧民收入,使其在野生动物保护中获益。

生态环境立法和司法保护同样不可或缺。2017年,三江源生态法庭在玉树成立,目前已查处多起生态领域违法案件,在依法打击盗猎和野生动物非法贸易方面发挥了惩治和震慑作用。

“由森林公安、林场职工和护林员组成的网络化监管机制也为野生动物的家园构筑起一道制度屏障。”玉树州林业局副调研员、州森林公安局局长付守武说。

唯有了解才会关心,唯有关心才会行动,唯有行动才有希望。“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的生态保护是一项治理工程,需要政府、高校和科研院所、社会组织、企业的共同参与。”张德海说。

相关热词搜索:雪豹

上一篇:自然资源资产化管理:化解保护与开发矛盾的必由之路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周刊微信、微博精选

人民周刊微信公众号

人民周刊微博